社区论坛 > 八卦大本营 > 社区正文
电梯

【你好2018】流言家眼里的《红楼梦》--《通解红楼梦》

回帖 2 收藏

【你好2018】流言家眼里的《红楼梦》--《通解红楼梦》

发表于2018-01-13 19:49:03

罗振宇在《罗辑思维》第一集里便开宗明义说过:“古时候有很多有钱人,自己明明有一双眼睛,但自己是不读书的,他们是雇别人来读书给自己听。从今往后,我就是您身边的这个读书人,读书是一件很苦的事,所以我的口号是:死磕自己,愉悦大家。”自家虽穷,但借高科技的便利,也能每日里享受一把别人读书给自己听的便利。

这本《通解红楼梦》便是自家在早晚通勤路上听完的。毕竟在现在工作多、压力大的大背景下,将工作带回家做,夜里做梦还梦着自家在工作一类的事情已属常见现象了,通勤路上听书似乎成了唯一的小小奢侈与享受。

那么问题来了,如此天气下,走在天寒地冻的路上,听什么书更适合?听励志、温暖的书,自家认为那个应当充做晨起闹钟,以及在浑浑噩噩刷牙时给自己打气用。听工作方法的书,A4纸工作法、蕃茄钟、时间管理,个人表示对于自家现在以一抵多以一己之力勉强完成数人工作的表现还是基本满意的,虽不敢说这也是看过几十本工作方法书的结果,毕竟很多时候都是分身乏术,但日常工作压力已经肿么大了,如果路上再听此类书的话,不知道自己每日里紧绷的脑神经能不能HOLD住是真的。那么轻松如郭德纲、搞笑如岳云鹏,也不能列入考虑之中,那些内容虽有趣,却没营养。

于是问题来了,又要有趣,又要有营养,《百家讲坛》类的内容又讲的太浅看不上,那么要想听书那家强?想来想去,还是一部说不尽的《红楼梦》各方标准都够的上。当然不是原文,而是对原著的解读书。

鲁迅先生有言,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此话说的真是丝毫不差。

近几年来《红楼梦》几番被带火的经历,其实大都是各种周边的热闹。比如说被大家亲切称为《红雷梦》的新电视剧,比如作家刘先生的秦学之废太子女儿论,虽然可惊可奇,且踞原著都很有距离。但自《红楼梦》问世以来,各种解读一直不断,离奇之论更是良多。

如影曹雪芹情人林香玉刺杀雍正的,讲纳兰性德与表妹之感情的,影射大明王朝朱家的,不过看的多了,倒应了《红楼梦》中贾母的原话:我进了这门子作重孙子媳妇起,到如今我也有了重孙子媳妇了,连头带尾五十四年,凭着大惊大险千奇百怪的事,也经了些,从没经过这些事,还不离了我这里呢!

有前番的数碗酒垫底,对于《通解红楼梦》一书对《红楼梦》的离奇解读,个人表示丝毫不以为异。比如两位作者经过认真研究,反复考证,得出如下结论。

《红楼梦》内容一明一暗,明者是青年男女的爱情悲剧,暗者是内中夹杂着用密码暗写成的九龙夺嫡史。暗指康熙末年九子夺嫡期间,皇四子胤禛(雍正皇帝)矫诏篡位,并且在即位后的几年间,穷治政敌,诸皇子在残酷地迫害下相继死去,“落得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悲惨结局。

书中的金陵十二钗,暗指康熙的十二位皇子,宝玉的真实身份仍是传国玉玺,一众青春少女(十二钗)围绕着宝玉(传国玉玺)展开各种故事。

很离奇是不是,不过本书的两位作者也在前言中表示过了: 《红楼梦》争议本来极多,本书也必会遭到某些人的鄙夷和轻视,甚至口诛笔伐。诚如脂砚先生所说:“世人诽谤无碍,奖誉不必。”

说老实话,听完全书,可以感觉到作者在考证上还是下了极多的功夫的,光看作者书中列举的各种资料中的内容,如《清圣祖实录》、《康熙朝满文朱批奏折全译》、《清宣宗实录》、《清史资料》等书,可见作者为了验证自己的观点所做的努力。

不过还是那句,如果方向错了,再多的努力,也只能让人离正确道路越来越远而已。比如作者得出的最重要结论,胤禛的篡位方式是由隆科多撰写了假诏书,以矫诏的方式得位。

这种简单粗暴的夺位方式是否可行,一干皇子、大臣,各方势力,是否能眼睁睁放任这种事情发生,对于清史略有了解的人恐怕都会得出结论吧。

再来,相对于《红楼梦》里“元迎探惜”影“原应叹惜”这等简单易解的隐喻,《通解红楼梦》对十二钗影射十二位皇子的解读方式真是诘屈聱牙,许多地方更有强搬硬扯之嫌了,试举数例。

如开书娇杏以侥幸,影胤禛得位不正。香菱则是暗谕被临诏替换的皇权接班人胤祯,由皇上变臣子,由主变仆的悲剧命运。

在贾宝玉的真实身份上,作者认为,贾宝玉分别影射了太子胤礽和十四皇子胤祯,所以宝玉在书中的年龄会忽大忽小,一时间说贾宝玉是贾元春的幼弟,一时冷子兴又讲宝玉只比元春小一岁,此处或为版本之误,因为个人看的便无此问题“不想后来又生一位公子”,书中举的例子是“不想次年又生一位公子”,或者是传抄中的错漏,但贾宝玉在解读者的心目中,是一人分饰三角的:传国玉玺、胤礽、胤祯,真是令人有些接受无能。这种情况还远非个例。

比如香菱与惜春都是暗喻胤祯,她们的命运代表着胤祯不同的人生阶段。先是由主变仆,后以“侯门女”比喻皇室贵胄;“独卧青灯古佛旁”,是以“古佛”比喻墓葬,影射胤祯被圈禁看守在景陵之事。

再如贾珍影射假“祯”,暗指雍正,贾蓉既为假龙,而秦可卿暗喻传国玉玺和氏壁,古诗云:“未嫁先名玉,来时本姓秦”,两人与秦可卿有不正当关系,是指父子俩本为篡位之人,玷辱了传国玉玺。

再来,对于十二钗与十二位皇子的解读中,很多解读更是生硬,或者说,不止生硬,简直是生搬硬套。

比如:

林黛玉原型则是胤䄉,黛是画眉之石,从蛾眉上来。颦字,也是从蛾眉上来。黛玉号潇湘妃子,是从娥皇女英上来。作者一再用水禽、雪雁、鹅儿、呆雁、鸿雁,处处提示着黛玉与鹅的关系。而蛾、鹅、俄三字同音,黛玉的原型即是十阿哥胤䄉。

“宝丫头古怪着呢,她从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此处指宝钗的原型是一名男性。而“古怪”二字的意义,就是“异(异)”,“异(禩)”正是宝卿身份。“雪下一股金簪”暗示出“雪”字的下方,是个“彐jì”字,与“祭祀”的“祭”同音,“祭”与“祀”是同义字又是词组,而“祀”正是八阿哥胤禩的名字(禩与祀是异体同字)。此谶语暗示了薛宝钗的原型就是八阿哥胤禩。

史湘云原型是胤禟。先一句“霁月光风耀玉堂”,再一句“云散高唐”,“寒塘渡鹤影”湘云与“玉堂”、“高唐”、“寒塘”又有着不解之缘。如此众多的唐、棠等同音字,处处在提醒我们湘云的原型是胤禟。更借丫头翠缕的傻话,说道:“姑娘是阳”,暗示湘云的原形不是女儿,而是阳性——男性。

永”与“允”发音相近,“棋”“祺”同音贾迎春的原型就是允祺。贾元春原型是胤祉,原因之一是因为诚亲王胤祉的花园就名“熙春园”。

王熙凤原型是胤祥,凤姐生日这天宝玉从城外赶回,众人讲凤凰来了,凤来叫做“祥”瑞之兆。“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概括了因心机太深,劳累以至“斫丧元气”,终至短命,将凤姐与十三爷怡亲王胤祥一起“盖棺定论”。

脂批上称:“妙玉尼之怪图名”,说明妙玉之所以能有这样偏僻古怪的性格,都是从名字上引出。把所有能发现的怪处列在一起:女尼、成泥、瓷器、陶器。妙玉从出家为尼,命运成泥,再以瓷器和陶器做类比,如此多的杯杯罐罐,都是从陶泥而起。而陶与祹既是同音字和形似字。妙玉的原型是十二阿哥胤祹。

听完全书之后,震惊二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个人的心情了,好在之前看过的解读之书甚多,荒腔走板的也远非这一个,对于这种攀附之说,只能说姑妄言之姑妄听,认真你就输了。其实,对于这种名著的解读方式,我的偶像熊逸公早就在其《春秋大义》中进行过精辟的论证,足以总结各种解读类图书了。“只要你足够用心,就可以不断挑战荒谬的极限,比如从《论语》中论证出奴隶制的优越性,用《左传》来支持纳粹,甚至从《诗经》里论证出外星人的存在……嘿,别说是儒家经典,就算拿一套《安徒生童话》,也一样能够论证无极限。”信哉此言,此书或可作为对上面这段话的一个有力论据来看。

2018-01-13 19:49:08 被作者重新编辑
全部回帖(2)
只看楼主
回复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