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站

国外生活真的很好吗 温哥华原来是这样的

回复:8 人气:322
发表于 17-04-17 14:31 只看楼主 | 举报

我家是军人家庭,我和老伴俩都是老革命家了,不过现在都已经退休了,如今随着儿女在温哥华生活,现在生活和在国内比没有太大的区别,我们还是吃着中国菜,说着中国话,和中国朋友来往,最喜欢看的还是中国节目,连在这儿抒发内心感情写的文章,也是用中文的,日子过得也还是挺惬意的,毕竟儿子女儿媳妇女婿通通在这边,而且温哥华的环境比北京好太多了。人道老年,不图别的,就图有个舒适的环境然后快乐的安享晚年,本来想上个全家福,但是基于个人隐私,想想还是算了,不上全家福,那就给大家看看我现在的生活环境吧。





这是我手机上一些温哥华的照片

但是外国的月亮真的比较圆吗?

2013年的时候申请了亲人团聚移民,直到几个月前,我和老伴由中国国籍变成了加拿大国籍。我们刚退休那会儿子和女儿就一直劝说我们申请移民了,但是那时我们都非常的不愿意,总觉得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坎,身为中国军人,总觉得移民就是背弃了些什么东西。

那会孩子一回家,我们探讨的最多的主题就是“移民温哥华”。

清晰记得每次的聊天内容都是这些:

孩子:“妈,你和我爸两个人和我们一起到温哥华生活吧,那边环境真的比国内好非常的多!”

我:“不了,我和你爸在国内活了大半辈子,温哥华的空气虽然比较好,我们也爱……”

孩子:“你们怎么就那么说不通呢!诶!”

我:“你们不要在逼我们移民了,我们非常满意现在的生活!”

常言说道人算不如天算,日子一天天的过去,13年春节,一年没见到孩子和孙子们了,除夕夜一家人围着吃火锅,我和老公两个人都非常的兴奋,控制不住自己小酒喝了一杯又一杯。突然心口一阵痛,本来我还觉得没什么的的,一家人继续聊天吃饭。吃完饭和中国传统家庭一样围着吃坚果、水果看春晚,突然的我就觉得喘不过气并且非常晕眩,接着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记得我醒过来已经是在医院了。儿子告诉我一家人看着春晚然后我晕过去了,把大家吓得不轻!没一会医生过来说我是因为心脏缺血才会导致气短胸闷甚至是晕倒,如果再不注意的话很有可能会引起心肌梗塞之类的病。

2017-04-24 17:56:35 被作者重新编辑

全部回帖
发表于 17-04-17 17:01 只看该作者 | |

其实在国内国外的生活都是差不多的

发表于 17-04-19 17:09 只看楼主 | |



哎,这样的生活环境!

那一次,儿子坚持帮我和老板办理移民手续,而那时候老伴也不再坚持要留在国内了,毕竟温哥华环境好,过去生活或者能让我的病情得到某种程度的好转。

孩子帮我们递了申请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了,这期间经常会去医院复诊。回想在军队那会性格铿锵刚硬,如今却因为上了年纪而需要频繁就医,内心有些不能接受。

等待了三年之久,签证终于下来了。签证下来不久后孩子们回国准备接我们出去。去年10月份,我和老伴启程前往温哥华。在中国生活了大半辈子,突然间即将连根拔起到加拿大,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但我却找不一句可以形容我当时心情的话。只记得临行前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奔走于各种告别会,和亲人告别,和朋友告别,和战友告别……高谈阔论之时若情到深处就泪流满面。感觉那个时候我已经不要脸了,不分场合的哭,我只知道要离开故乡了,我很难过。




当天很早起行,弟弟他们来北京机场为我们送行,当时我靠在老公的肩膀上哭的起劲,老公拍拍我的肩膀说我们经常回来就行了。入境处,三步一回头,现在要离开这片我爱得深沉的土地了,我和老伴也都上了年纪了,感觉不久后也会客死异乡,我和孩子说过了,哪天我百年归老,一定要把我的骨灰带回祖国……

发表于 17-04-20 16:36 只看该作者 | |

其实有钱在哪里过得都好

发表于 17-04-21 18:02 只看楼主 | |

几个月后回那个场景,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我们的温村生活已经进行了几个月了,但其实我和老伴都还没真正适应温哥华的生活。不过比起刚开始的时候真的好太多了。

最近都很开心,因为我在温哥华拥有了一个中国家,此话怎讲呢?

其实就是这样的,到温哥华好长一段时间我和老伴都没有习惯这里的生活环境,到温哥华第2个月,我和老伴两个人双双病倒了。

原因是什么呢,首先是吃不习惯,接着是因为睡不习惯。

到温哥华后我们是在儿子家里住的,不过偶尔也会去女儿那边,儿子和女儿的家离得不是特别远。儿媳妇是香港人,来温哥华才知道这里的香港人特别多,从小就在温哥华长大的她很习惯吃西餐,去温哥华的前面2个月我们没喝过一次粥没吃过一次米饭,虽然很多次想开口让儿媳妇给我们做做中餐,但是想想孙子也那么爱吃西餐,所以最后都没开口成功。长时间没有一丁点米饭下肚对两个老人来说实在是太折磨了,这2个月我和老伴两个人都时不时的在闹肚子……儿子平时上班忙,也很少关心这些事情。

再加上这边的床垫太软了,我和老伴真晚都像“煎鱼”一样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虽说老人家不需要长时间的睡眠,但是长时间的失眠让我们两人的身体都处于即将奔溃的状态。

来温哥华第二个月我们俩人纷纷病倒了,儿子非常的着急,那时候在澳洲看医生花了好多的钱,可是情况并没有好转。

后来儿子和我们谈心,我们和他坦言说因为病根是因为吃不惯西餐还有睡不惯这里床,还有那个陌生的环境让我们非常的不安。儿子就恍然大悟了,但是他也开始发愁,跟我们说吃的方面很容易解决,但是要怎么要给我们塑造一个熟悉的环境就是一个伤脑筋的问题了。

发表于 17-04-24 17:53 只看该作者 | |

还是回国吧

发表于 17-04-24 17:56 只看楼主 | |

那次谈心之后,儿子让媳妇就着我们的口味做中餐,但是因为儿媳妇是在国外长大的,所以中餐对她来说是比较陌生的东西,所以做中餐对她来来说是一件难事,而且平时她和儿子都要上班,我和老伴在家没什么事情做,所以就担起了煮饭的重任……从那以后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也越来越中国化,我和老伴两人的身体也慢慢的好转,但是失眠依旧是不变的节奏。

突然有一天,儿子告诉我们他决定将北京整个家的东西都给搬过来,听完我和老伴都乐开花了……感觉跨国搬家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儿子告诉我们这些不需要我们操心,他已经找好一个搬家公司的了。跨国搬家,想想还是有些担心。如果搬家公司的人上门的话需要一个人在家里盯着,最佳人选就是我弟弟。






国际搬家公司上门打包当天,弟弟给我发了搬家现场的照片,他和我说:“姐,这个搬家公司很靠谱,家具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包的,看起来非常的稳当,而且让我来这里盯着完全不需要我动手做什么事情,只要我动动手签个名就可以了,本来还有头疼着他们搬完之后我得做清洁,没想到最后他们的工作人员把家里都给清洁干净了才走。”听完弟弟说的我瞬间安心了好多。

等待都是漫长的,等待了一个多月,也就是我们到温哥华的第三个月,儿子告诉我们北京运过来的东西已经到温哥华了,明天会有人配送上门……我记得那晚我和老伴开心得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大早,有人来按门铃,开门是一个陌生的脸孔,刚开始他用英语和我们对话,但是我们都听不懂,最后那个小伙子用不流利的中文告诉我们他是送家具的。

当时的心情就像是,阴天了很久,突然见到了一丝阳光。